80后耗资数百万买300多张古董床

2016-03-21来源 : 互联网作者:青茗

1年多前,50多岁的歌乐山居民吴叔接了份好差事:每月3000元,活儿不累,负责把家里的物件照看好就是。吴叔被领到歌乐山一栋小楼,装着指纹锁的大门一推开,他惊呆了:700多平方米的楼里,几乎就一种物件——床,各式各样的古董床!

打那以后,吴叔每隔不久就能看到被新收回来的古董床,雕花各异,“你们猜我睡的啥?明代四层镂空雕花大床,从杭州花了10多万收回来的。”

雇佣吴叔的,就是32岁的杨辉。昨日,他正好在处置一张从合川收到的明代古董床,物主要价26万元,最终以23万元成交。

爱床

请卖家全家来重庆玩

杨辉觉得,藏家之间,对于心头所好的惺惺相惜之感,是圈外人所难以理解的。

杨辉老家在荣昌,小时候家境不好,初中毕业后,他就随母亲去北京打工。当时,他们的出租屋距离明十三陵很近,他常去逛,时间久了,就对文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退伍转业后,我开始自己做生意,2008年开始,事业发展得不错,让我有了资金和时间,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杨辉说,搜集古董床大概是从五六年前开始,之后就像上了瘾。

因为收集古董床的爱好,杨辉全国各地交了不少朋友。2013年,他去杭州古镇游玩,无意中在客栈的大厅见到了一张明代古董床,遗憾的是,老板也是古玩藏家,不愿出手,杨辉败兴而归。临行前,两人加了微信。

之后,两人在微信中成了朋友,老板提出以杨辉收藏的玉器换床,他马上将其全家请到重庆游玩,“他一看我收藏的这些古董床就震惊了,最终以9000元的低价把床让给了我。”杨辉觉得,藏家之间,对于心头所好的惺惺相惜之感,是圈外人所难以理解的。

买床

最贵的一张花了40万

“货车把古董床拉走不久,卖家就后悔了,追了我们几百公里,后来追到重庆境内。”

杨辉最喜欢的“宝贝”,是一张从成都淘回的清代九檐雕花大床。

这张如今摆放在杨辉的家中的古董床,长6米,共有九道檐,也就是内外共九层,床檐贴有金箔,楠木材质。床檐有如古代建筑屋檐造型,床体雕花,镂空内外三层,层层有喜鹊,大小不一的喜鹊在雕刻的梅花丛中或飞舞或歌唱。

床内,大小40多幅绘画均为彩色,幼童、嬉戏、私塾、娶妻、登科、立业……犹如讲述一段完整的人生。

“这张床,‘出生’于清代,从床的文案雕刻来看,可以判断是达官贵人所用,据我所知,这张床这些年已经数度易主。”杨辉说,九檐床寓意年轻时建 功立业,老年安乐如意,为了说服成都卖家忍痛割爱,他前后跑了成都6趟,并请出圈内有名气的藏友帮忙劝说,最终才让卖家以40万元出售。

“货车把古董床拉走不久,卖家就后悔了,追了我们几百公里,后来追到重庆境内,我承诺,这张床只做收藏,绝不再易主,他才肯回去。”这些年,到全国各地淘古董床,成了杨辉最大的乐趣,只要有时间,一听到古董床的消息,他马上就会去。

杨辉如今收集的300多张古董床,多出自明清两代,得花多少钱?杨辉笑而不答,他说,自己这爱好的确有点烧钱,家人一直强烈反对,但他看来,值!据我们了解,杨辉为这些床估计花了数百万元。

放床

场地租金每年要20万

杨辉提供的租金发票显示,每年,小楼租金10万元,另外三套房的租金9.7万元。

除了歌乐山的小楼,杨辉还在主城区安保条件最好的几个小区长租了三套大户型,租房时就一个要求,请房主搬空家里所有的家具、电器,因为他要拿来堆床。

杨辉提供的租金发票显示,每年,小楼租金10万元,另外三套房的租金9.7万元。

为了“伺候”好这些年代久远的古董床,杨辉花的功夫也不少。2013年,他前后三次前往福建,说服当地一位知名的雕刻师傅来渝,帮其修复古董床上残缺的部分,年薪:20万。雕刻师陈师傅说,真正让他搬迁到重庆的原因,不是高薪,而是杨辉对雕刻手艺的尊重。

除了雕刻师,在杨辉存放古董床的小楼里,还常年有一名木工和一名漆工,都是从业10年以上的行家。吴叔则负责安保,小楼前后饲养了3条狼狗,安装了20多个监控摄像头,并配备了最好的消防设备。

三年前,杨辉的父亲杨德成搬到主城,居住在一套两居室内,可没多久,杨辉就找到他:想借地儿放点东西。杨德成没想到,这一放,东西越堆越多,全是些古玩。在荣昌老家,一些屋子大的亲戚家里,如今也堆放着杨辉从全国各地收回的古董床。

如今,在重庆收藏圈子,杨辉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了,慕名而来看古董床的人不少,也有跑来借床的。在我市多个古镇,均摆放有杨辉收来的古董床,“他们知道我没地儿堆,说服我借去一用,床有个安身之所,也可以让大家参观。”

秀床

想开博物馆让大家参观

“我已经在选址了,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能一睹这些古董床的风韵。”

“遇到好的古董床,不把它藏回家,就像卡了根刺,如鲠在喉。”杨辉说,这些床,他只打算收藏,从未想过以此赚钱,“曾有多名藏家高价要收我的几张床,都被我拒绝了,这不仅仅是床,更彰显了古人的智慧与精湛的手工。”

杨辉也喜欢耍手机,不过,倒不是担心生意怎么样了,而是通过系统直接连入监控视频,看看他的宝贝古董床们如何了。

“这孩子太痴迷古董床了,搞得现在一提出去收床,我们全家都紧张。媳妇给公司财务打了招呼,他有大额款项进出,必须通知她。”杨德成说,哪想到 这招也管不住儿子,他跑去把订金付了,你总得拿钱去赎吧。不过这些年,全家人看到杨辉每次收回新床时,半夜都会“嘿嘿”笑几声的满足劲,逐渐也不反对了, “总比赌博强吧?有个爱好,他才晓得要努力挣钱。”

既不出售,每年还花上不菲的养护费用,杨辉收集古董床图个啥?他说,啥也不图,就图有个喜好。这些年,被他搜集回的,除了古董床,还有大量的瓷 器、古陶以及玉器,杨辉说,他最大的心愿,是开一家博物馆,让重庆市民能看到这些古董床和古玩,“我已经在选址了,希望到时候,大家都能一睹这些古床的风 韵。”

标签: 古董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