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云出岫,赴一场不散的宴席

2018-08-31来源 : 3158红木家具网作者:蒋皮皮123

白酸枝无缅甸花梨的果香味,其酸味及油性皆弱于大红酸枝,但纹理多变,具有黄花梨般的行云流水纹,木性硬且稳定,木纹浅而亮,更易与其它家具搭配,且相同款式的家具用白酸枝制作出来比大红酸枝还重,但真正决定其价值的是其量少,存量不足草花梨的千分之一,物稀则必贵。

如果说黄花梨予人“君子隐于山野,餐风宿露”之高洁,那白酸枝则予人“大隐隐于世”之感,不像黄花梨那样不食人间烟火,更具平民之姿。

在我国的传统家具用材中,白酸枝因其木性及纹理适合明式家具简洁的风格,许多收藏家收藏的老式家具里,就有它的身影。民国时期,白酸枝家具甚至被炒到了红酸枝的三到四倍,若不是此后战乱,白酸枝没准会像黄花梨那样走向神坛。

上图是王世襄先生旧藏明式画案,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明黄花梨夹头榫画案,无论是从色泽还是纹理来看,皆与黄花梨极接近。整体简洁,以线代雕正是明式家具的特点,其形端正凝重,如同君子。

白酸枝底色近似于草花梨,但纹理多变,其端庄厚重的一面被用于冒大红酸枝,其仪态万千一面被用作黄花梨辅材。木本良材,奈何大都被不良商家充当绿叶衬红花,自海黄成为绝响,大红酸枝渐行渐远后,很多商家才重视到“此货有搞”……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终于轮到我上场了。喜欢这方面知识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一下本人在另一个论坛所写的《红木家具那些事》。

标签: 孤云出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