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檀深雕竹林七贤笔筒

2018-08-28来源 : 3158红木家具网作者:蒋皮皮123

关于鱼龙海兽紫檀笔筒的来龙去脉,业界早已奉为美谈,特别是当初王世襄的一段收藏经历,更通过其各种著作而广为藏家所知。在2003年中国嘉德王世襄收藏拍卖专场上,鱼龙海兽紫檀笔筒成交价就达到了209万元,而9年之后,升值了近30倍,这无疑显示出名家珍藏在文房收藏中的巨大效应。

中国文房清供可谓源远流长,笔、墨、纸、砚被誉为“文房四宝”。文房用具品类繁多、制作精良,有笔筒、笔架、笔洗、笔舐、臂搁、水丞、镇尺、墨床、印盒、印泥、印章等。纵览文房收藏史,上至帝王,中至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下至普通百姓,无一不对文房清供有着极大的兴趣。

这些器件虽小,蕴含的却是千百年来文人骚客对生活的艺术点缀,特别是文人审美的一种精神寄托,它们发展到后来装载的不仅仅是根根湖毫,更成为了一种知识和修养艺术的载体。在翦淞阁专场拍卖中,还有一件清代的天然魁星影石小砚,曾经被王懿荣、徐世章旧藏。此小砚身世,由石而砚,由晚清翰林学士至民国留洋士绅递藏,见证了大时代的剧变,成为砚主坦荡人格之象征,一方石砚作为珍贵无价的文化遗产,令藏家展开激烈争夺,最终以80.5万元的成交价超过估价的8倍多。

文房之所以可贵,不外乎两个方面,除了流传因素之外,自身因素也非常重要。文房的工艺代表了特定时代的文化参考与象征,也就是要“真、精、稀” 。真、首先是真品,是那个时代真正好的文房;另外就是精,一定要精美,要特殊。再有就是稀,存世量要非常少,只有满足这三个条件,才值得去收藏。在今年北京诚轩的春拍中,一件清乾隆粉彩象生瓷金玉满堂蚌式盘,估价2万元至4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80.5万元,就是最好的证明。

乾隆皇帝喜好新奇物件,宫廷各种工艺无不追求精、细、奇等特点。粉彩象生瓷金玉满堂蚌式盘制作工艺复杂,集雕塑、阴刻、篦划、彩绘多种工艺于一身,金鱼鳞片、彩斑、菱角纤细茎叶、螺蛳壳上的绿色苔点等细节均绘制精细,栩栩如生,为乾隆朝象生瓷中罕见的精品。在翦淞阁专场拍卖会上,一件清黄灵岫雕瓷砚山也是其中的代表,估价50至80万元,成交价达到了101.2万元。这件作品系以瓷仿灵壁石所制成,施铁褐色釉,其釉色和造型皆仿天然的灵壁石,惟妙惟肖、砚山高绝、兀立峥嵘、石势纵恣,以瓷凝炼砚山沉静与灵动之气息,异质传神,可谓巧夺天工,并且配有乌木底座,为文房陈列观赏的无上精品,底有“蜗寄居士清玩”楷书刻款,为景德镇御窑厂督陶官唐英的别号,为其督陶期间的御瓷制品。

标签: 紫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