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明清家具珍品,大开眼界!

2018-04-16来源 : 3158红木家具网 作者: email_1003917

紫檀雕花嵌珐琅扶手椅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清家具甚为丰富,总数量多达上万件,其中明代家具有三百余件。清代家具中床榻、椅凳、桌案、箱柜、屏联、台座等一应俱全,还有东洋家具和西洋家具近五百件。

紫檀木边镀金竹林鹤兔图挂屏其质地有紫檀、黄花梨、花梨、铁梨、乌木、鸡翅木、酸枝木、榉木、楠木、桦木、榆木、瘿木、黄杨和漆等。这些家具除部分由清宫造办处制作外,绝大多数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以广作、京作、苏作、晋作最为著名。

黄花梨百宝嵌龙纹盆架这些作品可以全面地反映明清家具的风格特点,对研究明清家具的艺术成就和明清时期的思想文化具有重要的借鉴和参考价值,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

紫檀雕荷花纹宝座此宝座属单独陈设类的家具,在宫中往往和屏风、宫扇共用,设在屋宇明间的正中,位置固定而不轻易挪动。宝座取材厚重,木质精美,造型圆浑,舒适耐用。宝座上的荷花、叶、梗、藕皆以自然形态布满整体,颇类元明时期雕漆花卉器物上的雕刻手法,在传世的明代家具中仅此一件。

天然木根流云槎槎,本意指木筏。天然木根泛指天然生成而非人为加工的树根。此槎由一块天然生成的榆树根稍加修整而成为一坐具。

黑漆嵌螺钿花鸟罗汉床此罗汉床系20世纪50年代琉璃厂古玩店自山西运回,后由故宫博物院购藏。

黄花梨六方扶手椅此椅为四件一堂,由于其为六方形,扶手外撇,显得端庄大气,通常于正厅两厢对称陈设。

黑漆嵌螺钿花蝶纹架子床此床制作于山西,结构稳重,通体采用大漆螺钿工艺,显示出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气派。

红漆嵌珐琅面梅花式香几此香几通体髹红漆,几面为五瓣梅花式,中心打槽,嵌珐琅面心。足下踩圆珠,落在台座上,台座面下亦有束腰,开长方形透光,其样式与香几上部呼应,体现了明式家具的风格特点。

黄花梨百宝嵌蕃人进宝图顶竖柜此类柜又称顶箱立柜,由底柜与顶柜两部分组成。一般成对摆设,所以又称四件柜。此柜即为成对柜之一。柜面所嵌饰件高于面板,具有立体感。于黄花梨材上作镶嵌装饰,在家具工艺中较为少见。

黑漆描金双龙纹药柜药柜通体髹黑漆,形制为一封书式。采用格子门的式样,为当时惯用的做法。门正面及柜两侧面饰描金开光,内描金升降双龙戏珠纹。柜内中心有八方旋转式抽屉80个,两旁各有长屉10个,每屉分为3格。共可盛药140种。

紫檀边髹漆《五经萃室记》围屏此围屏装饰庄重典雅,图文丰满,别具一格,原为乾清宫东侧昭仁殿内后西室所陈之物,嘉庆年间乾清宫失火,殃及昭仁殿,殿内的岳刻五经连同《五经萃室记》围屏全部被焚毁。如今的五经及《五经萃室记》围屏均为嘉庆时火灾后按原样复制的。

湘妃竹黑漆描金菊蝶纹靠背椅此椅的搭脑、立柱、腿牙及底枨均以湘妃竹制成,惟靠背板心及椅面为黑漆木。此椅朴素清雅,结构简洁工整,竹制构件与黑漆椅面、背板相互衬托,为典型的清中期家具风格。

黄花梨五屏风式凤纹镜台使用时,有一木架置台座上承接圆镜,镜面斜倚在屏风上,使器物更见和谐。

黄花黎翘头案此案形体长大,是传世黄花黎家具中罕见的大器。

黄花黎独板围子罗汉床床身通体黄花黎木制成,藤编软屉,冰盘沿下饰束腰,壸门式牙条正中透雕灵芝。鼓腿膨牙内翻马蹄。床面之上左右及后面的三块围子,系用三块黄花黎整板做成,不加雕饰,其目的在于充分显示黄花黎木的自然特点和优美的纹理,在传世明代家具中十分罕见。

黄花黎折床床身以黄花黎木制,床面无围,大边分两节,以合页连接,可以折叠。四腿及牙条浮雕折枝花鸟、双鹿、杂草等,具有浓厚明式风格。

黑漆描金山水图顶箱立柜顶箱立柜这样体量巨大的家具却有如此精心描绘的漆饰是很少见的。从档案可知,此物原置于四执库,那里曾是保存皇帝所用冠履之处,这大概是其不惜工本制作的原因吧。

黄花梨镂雕捕鱼图树围树围,又名护树围子,为庭院中护花木之用。此树围雕刻精美,为传世孤品。

黄花梨龙首衣架衣架为卧室家具,脱下的衣物可搭在搭脑和中牌子的横杆上。因古代皆穿长袍,所以衣架也做得较高而使衣物不至垂地。此件衣架造型简洁明快,合乎实用,装饰纹样具有鲜明的皇家风格。

花梨花卉纹藤心圈椅此椅装饰复杂,雕刻繁缛,具有明式家具中少见的华丽风格。

标签: 故宫明清家具